晋能地震

北京和太原的报道引起了千层浪。 由于山西晋能集团(原山西煤炭运销集团)董事长刘建中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集团及其11家子公司在煤炭盈利时代被掩盖和积累。 这些天来,问题也爆发了。 9月4日,记者独家获悉,除已被通宝能源公告确认配合调查的刘建中外,金能集团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曹耀峰, 山西煤炭运销集团(以下简称山西煤炭销售)长治公司总经理方志友、山西沁园春矿泉水公司副总经理、董事长杜善堂均被查处。 除了面临高层的冲击外,这家已举债逾千亿元的公司目前正处于深度追债风暴之中。 其下属多家煤矿和三产企业涉嫌拖欠建设款和拖欠职工工资。 当天,记者在晋能集团面前遇到了多家前来讨债的企业和工程团队。 本报记者就上述情况向金能集团进行了采访,但该集团的前台和保安人员非常嚣张地表示“不接不接”,金能集团的公用电话也从未接听。 该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方志友和杜善堂的调查尚不清楚,但他并未否认上述消息。 四名高管被调查? 9月4日下午,一名身穿白色短袖衬衫的中年男子坐在山西煤炭销售集团门前。 衬衫的正反面印有“柳林煤炭运输,煤炭反腐”字样。 山西煤销售下属柳林煤运公司实名举报贪污腐败,主要是举报违规投资、空工资等问题。” 事实上,金能集团的多位高管都因为这些报道而受到调查。 目前,记者了解到,全国人大代表、山西晋能集团董事长刘建忠,山西煤炭销售长治公司总经理方志友,山西沁园春矿泉水公司副总经理、董事长杜善堂 . 刘建中,58岁,重庆云阳人。 2009年后任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 In February 2013, he was elected as a deputy to the 12th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刘建中任山西煤炭运销集团董事长时,一手牵头重组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和山西国际电力集团。 2012年,刘建中兼任山西国际电力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2013年2月25日,经山西省人民政府批准,2013年4月24日,山西省国资委和11个市国资委正式出资合并重组原山西煤炭运销集团与山西国电集团。 . 晋能集团成立。 Liu Jianzhong was elected as the chairman and secretary of the party committee of Jinneng Group. “刘建中、方志友和杜善堂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据说是因为有人举报。” 一位常年与长治公司有业务往来的人士告诉记者,目前长治公司的员工认为上述四人被捕,此前已经被捕。 原山西省委常委、被调查的副省长杜山雪与此有关。 2003 年 2 月至 2003 年 2 月2011年1月,杜山学任长治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 “长治公司是山西煤炭销售的重要组成部分,杜山学在任时,山西煤炭销售兼并重组了长治的许多小煤矿。同期山西潞安煤矿离长治很近,但 几乎没有什么收获,刘建中和杜山雪在公司有交集,难免”,该人士告诉记者。 方直在当地有个绰号“方半城”,与杜山雪关系密切。 长治很多人都知道,他性格霸道,脾气暴躁,爱骂人。 杜山堂是杜山雪的弟弟。 上述能源行业人士还告诉记者,山西煤炭销售的多名高管被抓,还被控煤炭审批腐败。 长期以来,它在国家煤炭项目的审批和能源规划的制定中拥有较大的发言权。 此前有消息人士透露,在担任煤炭司副司长期间,魏某批准了多个煤炭项目,但过程中出现了问题。 还有一个版本说,今年6月,媒体曝光山西焦煤集团原董事长白培忠案被查处。 目前,山西焦煤集团国际贸易公司原董事长胡建伟、山西煤炭运输集团副总裁姚海平已被调查。 而晋能的“二把手”曹耀峰曾担任山西焦煤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刘建中也曾担任山西焦煤集团副总经理多年。 不过,上述长治煤业人士认为,山西煤炭企业高管与地方官员的关系错综复杂,调查原因不止一个。 晋能整合的寻租空间 经过多位高管的考察,山西煤矿整合的最大受益者山西煤炭销售逐渐走出了非市场化的发展道路。 金能集团是集煤炭、电力、燃气、新能源、贸易、物流等多元化产业为一体的综合性能源集团。 其前身山西煤炭销售原本没有煤炭开采,而是承担了政府收费的行政职能。 该集团在山西省内外煤炭流通领域乱充煤,如设立煤炭检验站等,广受诟病。 为了山西煤炭产业的健康发展,山西省与山西国际电力集团有限公司进行整合,匹配多项政策和煤炭资源整合资质,支持其转型,摆脱过去对煤费的依赖。 由于此前的行政职能以及与山西省政府的密切关系,山西煤炭销售从煤矿整合中受益最大。 据公开报道,截至2011年底,山西煤炭销售集团已整合448座煤矿,保留163座煤矿,南至运城,北至大同,西至陆良,东至阳泉。 销售本集团的煤矿。 山西国际电力整合后,晋能集团被视为山西省加快综合改革试验区建设,建设现代综合能源基地的一次大胆探索。 从一开始从年度业绩看,晋能集团已成为山西省最大的省属国有企业。 煤炭贸易量逐年飙升。 每年公路销售2.5亿吨,铁路销售6000万吨,必须通过晋能集团销售。 3亿多吨煤炭销量占山西省四分之一。 一个左右。 2014年位列《财富》世界500强第309位。但山西业内人士认为,晋能集团的发展并不正常,因为其煤炭资源整合的过程实际上是寻租空间最大的过程。 2009年,山西煤炭销售被列为山西煤炭资源整合进程中的七大整合主体之一。 已整合煤矿110余座,储量95.6亿吨。 此时,刘建中是山西煤炭销售的董事长。 在他工作期间,山西煤炭运销集团的煤炭产量从2009年的几百万吨增加到2013年底的6000万吨以上。整合期也是煤价高涨的时期。 “在整合中,只能通过间接持股、高价买矿等方式变相转移巨额财富,同时也存在非法投资等问题。” 山西长治的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山西煤炭销售与煤矿整合的过程是在拉关系的过程中,长治当地的小煤矿基本都是靠山西煤炭销售来整合的,而六安 实力和地缘优势更强的煤矿并没有得到多少,这一时期的寻租空间可想而知。 此外,煤炭采矿权审批、矿山基础设施招标、煤炭运输和销售等都是高度腐败的领域。 目前看来,被调查的刘建中、曹耀峰、方志友,以及被有关部门带走配合调查的原山西煤炭销售负责人,均在此前负责煤炭资源整合。 . 不难发现,山西本轮反腐风波中被免职的官员,大多与煤炭行业息息相关。 除了晋能集团涉嫌官商勾结,山西省副省长任润厚出身六安矿业董事长。 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白云也与当地煤炭老板关系密切。 虽然超千亿的债务凭借天然优势成为煤炭行业的航母,但山西煤矿整合的最大受益者山西煤炭销售也在集中爆发出诸多问题。 其在煤炭盈利时代的大规模债务扩张。 然而,这几年,在整合煤矿资产时,大规模的借贷和扩张,让金能背负了超过1000亿元的债务。 2014年中期财报显示,总负债超过1447亿元,总资产负​​债率高达74%。 山西煤炭销售临汾公司一位中层管理人员告诉记者,他了解到,整个煤炭销售集团自2009年以来,已经合并重组整合了448个矿山,整合后保留了165个矿山,其中目前只有39个煤矿。 在生产中。 试运行17个,在建69个,其中在建40个。 矿区面积1313.7平方公里,煤炭资源储量106亿吨,规划产能1.44亿吨/年。 在晋能集团 2014 年半年度财务报告(合并)中,资产负债表上的一条数据显示,截至 202014年6月30日,总负债超过1447亿元,而年初负债规模约1342亿元,半年新增负债约105亿元。 构成晋能股份的主要公司之一的山西煤炭2014年半年度财务报告(合并)显示,截至2014年6月30日,其负债总额超过1042亿元,负债率 高达78%。 上述临汾公司中层管理人员告诉记者,仅临汾公司的借款就超过150亿元。 在煤炭市场如此低迷之际,公司仍坚持投资煤炭开采。 实现收支平衡,但我认为不可能实现这个目标。”金能集团2014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入不敷出,上半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 全年超1.13亿元,山西煤炭销售集团上半年净利润亏损约5.97亿元,债务、亏损、高管被查等事件也给公司带来了多事之秋。9月4日 ,记者目睹了晋能集团及其子公司各种问题的爆发,来自大同左云县的山西煤炭销售李家窑煤业有限公司的30多名煤矿工人已经在山西煤炭销售总部工作了4天。 9月1日,他们来索要近5个月的拖欠工资 上述矿工王姓工头告诉记者,李家窑煤业公司欠他们750万多。 工资总额,涉及200多名工人。 市、太原等相关政府部门寻求支持。 记者从长治获悉,山西煤炭销售巨资在长治收购的一些小煤矿产能差,煤质低。 能卖100多元,一直处于停产状态,一些小煤矿收购后没有整合,一直没有开工。 除了煤电领域,金能集团在多元化经营领域也布局颇多。 当前,煤炭行业处于深度调整期。 行业整体困境严重影响了大部分企业的正常经营活动,煤炭大省山西的经济水平也受到较大影响。 在地方采取一系列救市措施后,国家三部委近日联合发文,遏制煤矿生产过剩,规范企业生产行为。 目前,煤炭市场有所回暖。 然而,经历了高层冲击,但仍不能吃掉尾巴的晋能集团,如何以庞大的身躯探索转型,摆脱亏损,将是留给山西的最大难题。